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莒南新聞 >> 莒南人物 >> 正文

矢志照亮全中國的科技英才 ------記臨沂市莒南縣籍中科院院士徐敘瑢

我要評論  2019-1-9 14:17:17  作者:徐文龍 徐進云  瀏覽次數:


徐敘瑢老先生出生于1922年4月,他是我國著名的物理學家、發光學家。1945年畢業于西南聯大,1955年獲前蘇聯科學院列別捷夫物理研究所物理數學副博士學位。北京北方交通大學教授。1980年當選為中科院院士。曾獲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等多個國際、國內獎項。他是“中國科學院激發態物理開放實驗室”和“鐵道部信息存儲、顯示與材料部級開放實驗室”的主要創建人,也是中國物理學會發光分科學會的創始人。為中國和世界的發光科學技術做出巨大貢獻。

徐敘瑢祖籍系山東臨沂市莒南縣嶺泉鎮后左山村。祖上徐氏歷代曾是山東蘭邑的名門望族。曾祖父是晚清翰林院待召;祖父徐世揆是當地鄉紳名流,曾掛晚清誥封奉政大夫之職,他傾其家資所有,培養了其三個兒子全由自辦的家孰之學上到北京的都校。老大徐中昂(徐敘瑢之父)系清末舉人,畢業于北京政法學校,曾被?選?派出國留學,但因奔祖父喪事誤了行期。而后先曾就任山東省立第五中學(臨沂一中前身)第六任校長,后任山東堂邑、嶧縣等縣令(或縣長)等職。日寇侵我山東后,徐家誓死不當漢奸不當亡國奴,徐中昂舉家漸序南遷,翻山越嶺跋山涉水歷時四年流亡至四川省。徐敘瑢跟隨父母及家人親歷逃亡全程。徐敘瑢二叔徐中晟,由北京高等師范學校(現北師大前身)畢業,先在山東參與創辦官立山東大學堂(山大前身)并任法政、工業、礦業專校教授等職。從教十五年后步入政界,在山東省政府機關二科任科長,30歲時當選省參議員,后又任鄒平、沾化、禹城縣長等職。抗戰爆發后徐中晟舉家跟隨機關人員南遷,后在四川大竹、璧山等縣任民國政府縣長直至解放。因其在舊政府任職期間 清正廉明,十分得民心擁戴,人民政府成立第二天即邀其參與政府機關任職,直至故去。徐敘瑢三叔徐中昱,北京高等師范畢業后,先在山東省立五中任博物教員,后山東省長委任其為東昌聊城第五師范校長,供職五年后奉調至省教育廳供職至病故。詩書繼世之家出身的徐敘瑢,自幼聰慧好學,謹記祖訓,慎尊家教,奠定了他而后一代學者的人格基礎;戰亂中的磨難又使他從中樹立起吃苦耐勞奮發進取的不屈精神。他在而后的回憶錄中寫道:“這些山路的經驗竟成為我從事研究工作的獨樹一幟特色的核心。”

徐敘瑢幼時先是跟隨其父居住濟南。他曾回憶說:那時“我常和齊魯大學外籍兒童賽跑,我總是領先,從不覺得外國一切都強,不崇洋媚外。”之后不久又隨父親及家人返回臨沂定居,幾經搬遷后,才定居到書院街一個三面臨街的院子里。他的小學啟蒙是在臨沂孔子廟小學完成的。他曾回憶說:我在孔子廟小學學習中成績較突出,老師曾經讓我在晚自習上給同學出題,我就空閑了,有時也貪玩。一次我摸黑從孔子雕像的平頂帽檐上摘下兩顆珠子,老師知道后,對我進行了嚴厲的批評,說我的學業是“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蕩”。對老師的那次批評和教育,徐敘瑢后來回憶說:這是我在學校學到的重要的做人和求知底線,“它是說你的工作永遠在路上,最好時也只是相對真理。這兩條警戒線加上我步行山路入川的經驗,竟然成為我一生工作的中心骨。”小學畢業后,他又在省立五中就讀中學,直到日寇侵占山東后他們舉家南遷。

南遷避難途中,他與山東各地近千名中學生一起,懷著對家鄉、對親人思念和對民族危亡的擔憂之心,背鄉離井,跋山涉水,徒步行走。先經河南西部鎮平縣境,投在由開封遷來的高中借讀;又西遷過境至湖北鄖陽國立山東中學,武漢失守后學校入川至綿陽,成立六中,徐敘瑢在國立六中就讀至1941年畢業。之后考入昆明國立西南聯合大學(抗戰時由北大、清華、南開大學聯合組成)物理系。在這里,徐敘瑢接受了吳有訓、饒毓泰、周培源等著名學者教誨。

逃亡南遷途中以及在西南聯大的整個求學過程中,徐敘瑢克服了人生中前所未經的全部艱難困苦,既勞其身骨,也更長其意志。其中通過勤工儉學掙取學習和生活費用,他曾為風雨飄搖中的學校?抄錄教務書刊、刻寫鋼板油印講義,另外他還做過教學模具、當過家庭教師、管過學校圖書資料,甚至推磨磨豆漿掙錢等等。

四年的西南聯大畢業后,他于1945年?進入北大物理系任助教,兼做著名物理學家饒毓泰教授的研究生,并參加了中共地下外圍組織。1950年他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業務上晉升為講員。這時中科院剛剛成立,組織上決定調他到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從事固體發光科學研究,他在感到十分戀戀不舍現有光譜學專業初步造詣的情況下,考慮到固體發光在我國是一項空白而且國家迫切需要時,還是服從了組織 安排,改行踏入另外一個科學領域。1951年他被派往前蘇聯科學院列別杰夫物理研究所深造,從師于國際著名發光學專家安東諾夫教授和康斯坦丁諾娃教授。

在前蘇聯學習期間,徐敘瑢從世界著名科學家模特的一部學術專著上看到這樣一個結論:導帶電子是不可區分的。雖然模特的學術地位、威望和影響都是當時國際物理學界盡人皆知的,但徐敘瑢仍對這一科學結論存有疑竇,并決心進行科學驗證。經歷了無數汗水浸潤下的一個個不眠之夜,大量的科學實驗數據證實:“當用不同的方法使電子能量不一樣時,導帶電子在發光中的表現是不同的”,從而證明了“導帶電子是可能區分的”。他的這一挑戰性研究結論,澄清了當時蘇聯和英國兩大權威學派在對發光衰減規律認識上的相互否定和偏頗。當時的世界著名光學家列夫.尼古拉.托爾斯泰評價說:“徐的工作是一項非常漂亮的工作”。徐敘瑢就是這樣以勤奮和嚴謹的科學努力為世界科學進步做貢獻、為中國人在世界民族之林逐漸樹立應有威望的。

1955年5月,蘇聯科學院列別杰夫物理研究所的20名專家在答辯會上,授予徐敘瑢副博士學位。他的學術成果也由此傳向國際 發光學界。安東諾夫教授在他的學術專著《光致發光》中,用十幾頁的篇幅引用了徐敘瑢的研究結果。法國著名科學家達尼爾.居里及其業務同行們也在自己的著作或論文中引用了徐敘瑢的研究結果。

1955年徐敘瑢回國后,一直致力于我國發光事業。先是和許少鴻、黃有莘教授在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組建我國第一個發光學研究室。后又協助在中國科技大學創建我國第一個發光學專業。1980年又同許少鴻、吳伯僖等創建了中國物理學會發光分科學會,并一直擔任理事長。他從1966年起先后到長春物理研究所、天津理工學院、北京北方交通大學等單位工作,分別都在那里為主創建了發光學研究基地。在北交大,他僅僅用三年時間,就建成一個實驗設備先進、實驗手段完備的高新技術實驗室------“信息存儲、顯示與材料實驗室”,該實驗室已被鐵道部批準為部級開放實驗室,并被列為學校“211”重點建設項目。

早在1957年徐敘瑢參加我國12年科學技術發展的遠景規劃工作,并在中科院北京物理研究所,率先進行了陰極射線發光和光致發光的研究、場致發光研究,這些高層次的前沿科學技術研究,使我國的發光材料產品走向工業化生產和投放國際市場奠定了牢固的技術創新基礎。為“中國創造”型經濟發展提供了可靠的技術支撐。在發光學的應用方面,徐敘瑢于1982年用選擇激發的方法研究了上千例癌血清的特異熒光,獲得作為判據特征峰的定量標準,該項研究成果獲科學院科技進步二等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命名的“發明創新科技之星獎”。1988年他研究的藍色場致發光方面的“分層優化方案,”具有兩項國際首創。他為此發表論文70多篇,并為此被邀到國際學術會議上作報告七次,許多國家的同行們放棄了自己的研究方案,改用他的研究方案。1996年他的“分層優化場致發光顯示器”獲得發明專利,并以此試制了雙色顯示屏,在現在許多領域得到廣泛應用。

徐敘瑢的光學研究成果,早已在國際國內的信息科學、能源科學、材料科學、生命科學、空間科學等等領域得到廣泛應用,大到高鐵、航天,小到光伏發電和有機發光二極管在生活照明上的普遍使用等等。正是因為有了現代的光學技術,才有了祖國的強大和進步,才有了我們國家的經濟發展速度全球第一,才有了我們當下生活的現代化。

1998年3月徐敘瑢成功主辦了‘首屆全國有機分子及聚合物發光與激光學術會議’;1999年6月又與國際信息顯示學會 主席、英國ibm技術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共同主辦并主持了‘第五屆國際材聯先進材料國際會議----顯示材料分會’,獲圓滿成功;-------。徐敘瑢不僅對我國發光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還將其研究水平推向國際前沿。自1957年一來,他以代表 、副團長、團長等身份先后多次 到蘇聯、法國、英國、匈牙利、捷克、德國、日本、美國、芬蘭、葡萄牙、烏克蘭、白俄羅斯等,前去考察、交流、學習或參加會議。他是國際發光委員會十名委員之一。可以說,我國的發光學科研技術在全世界高科技領域能占有一席之地,這其中凝聚了徐敘瑢老先生一 輩子心血和汗水。

徐敘瑢老先生在長期的光學科研工作中,培養和造就了一大批中國的發光科學的研究和技術人才。其中在他主持和主導創建的多個光學科研基地、實驗室、研究所等,都有他親自培養和幫帶的光學科技人才;他的光學研究專著,全是開我國光學科研先河的不朽文獻,其中《光電材料與顯示技術》、《營造絢麗多彩的光世界---發光學趣談》、《發光及其應用》等大量著作,都是我 國 光學科研和教學領域的教科書和光學科普教育的必備教材;他在我國《發光學報》、《科學通報》、《物理學報》、《中國稀土學報》、《中國激光醫學雜志》等科技前沿刊物的諸多論文(其中有部分是與他人合作),都被業內力薦或推廣應用,其中徐老與孟繼武、鄭榮兒合著的《血清熒光法篩查惡性腫瘤的研究》文章,成為光學用于診斷癌癥的指導性著作。

徐老的晚年致力于光學科研人才的培養。他曾說:“我的責任就是把青年一代帶到國際比賽的起跑線,讓更多的年輕人超過自己。”在教育學生方面,他十分強調學生的全面發展。他對學生說:“一個人應該熱愛祖國,這是工作的動力;要為人民去工作,這是工作的目的;要有理想,有創新,這是工作的作風;要鍛煉身體,這是工作的保障。”在做人方面,徐老要求學生:“做人要心胸寬闊,厚道待人,作風正派,樸實無華,從善如流。”在做學問上,他十分重視培養 學生的創新學習方法。他說:在科學的道路上要經過三個階段:一是批判文獻,從中看到不足,找出應該發展的路子;二是批判導師,找出導師的不足之處,學生應從學習導師起直到分析導師的工作;三是批判自己,知道自己的不足,做到知彼知己,才能在探索科學真理的過程 中達到爐火純青的高度。

徐老特別強調他的學生“對待科學,要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高標準,嚴要求;鎖定目標,鍥而不舍。”有了目標,既要一往無前朝前奔,同時要在前進中不斷總結經驗,找出不足。他給學生講“小紅帽走姥姥家的故事”,告誡學生萬不能像小紅帽那樣在去姥姥家的路上因采花撲蝶而誤了正事。每當學生們有了階段性的實驗結果,他就及時地指出:“走三步后再回頭看看第一步的正確性” 。

培養學生在科研活動中的集體協作精神,是徐老的一貫要求。他告誡學生:“只有在積累雄厚的科技集體中,才能有人才輩出,這就是學派的力量。”每當他精心把一項大課題分成若干子課題時,總是反復地申明各題之間的相互關系,要學生既見樹木也要見森林,分工協作,共謀一是。

和其他老一輩科學家一樣,徐老視自己的發光學專業振興發展為己任,并矢志不忘奮斗初心。他沒有慷慨的話語,但考慮每個工作問題的著眼點,都是放在是否有利于我國發光學科的發展上,而不是一己或一小團體之利上。培養學生中,他總是鼓勵大家學成后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他鼓勵學生瞄準國際最先進的學科研究單位去出國深造、增長見識、提高才干,回來以真才實干報效國家。為了我國發光學界的人才梯隊建設,徐老大力扶持中青學者,為他們早日接班創造條件。在1999年國際發光年會前,徐老向委員會提出辭呈的同時,力推我國的一名年紀較輕學者接替自己的位置。到目前,徐老已培養碩士研究生三十多名、博士研究生近三十名。2017年,95歲高齡的他還帶著20名研究生上班。

如今徐老的學生遍天下。他的同事和學生無不交口盛贊徐敘瑢老師是知識淵博、學風嚴謹、胸懷寬廣、平易近人的師長。世界著名的中國物理學家黃昆教授評價說:“ 徐敘瑢教授的名字是和我國發光學科的開創和發展分不開的。除了他本人在發光學研究上的成就之外,他培育了我國發光學科的主要骨干,幫助建立了主要研究基地。我國發光學是學術交流活動開展得最活躍、最有成效的物理學分支之一。”? ?



掃一掃,用手機看資訊!

用微信掃描還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登錄 注冊 忘記密碼

注意:遵守《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此刷新! 查看評論
腾讯分分彩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