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莒南新聞 >> 莒南廣角 >> 正文

敲詐發生在15歲女孩賓館赴約之后

我要評論  2019-4-25 10:02:45   瀏覽次數:

處在鐘情懷春的年紀,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些玫瑰色的夢想,而互聯網更使得這些夢想似乎變得觸手可及。19歲理發店小師傅豐某鵬工暇之余喜歡網上與美眉聊天,當然單純的聊天不是目的,他做夢都想著能從網上給自己“釣”出一段刻骨銘心的艷遇來。孰料他挖空心思設置的“溫柔陷阱” 引來的不僅僅是美女,更有一段令他不堪回首的經歷!

15歲女孩賓館赴約見網友

3月28日19時許,15歲初中輟學女孩小雨正在與平時玩得比較好的幾個朋友一起在吃飯,忽然接到一個網友的邀約,讓她去縣城某連鎖賓館拿吃的,并發來了10元錢的打車費。其實小雨與這個網友并不太熟,雖然兩人通過微信互加好友差不多一個月了,但真正聊天僅是從3月28日當天中午開始。QQ上兩人聊得甚歡,興之所至還互以男女朋友相稱,對方告訴了他的真實姓名叫豐某鵬,但在網絡虛擬空間,盡管小雨年齡不大卻也根本沒有當真,或者說僅僅覺得這樣稱呼好玩而已,因此盡管豐某鵬當天還邀請小雨一起吃晚飯,但還是被她推脫了。

見邀請吃飯被拒,這個叫豐某鵬的青年又通過手機聊天跟小雨說給她買了不少好吃的零食,現在給捎到了賓館,說他在賓館和朋友一起打牌,讓她去縣城某賓館內拿。自從輟學后整天與一幫無所事事的小哥哥小姐姐吃吃喝喝瞎混的小雨起初本能的拒絕了,說自己連打車的費用也沒有了。可很快對方通過微信發來了10元錢的紅包。見對方連打車費也給發來了,想想網友在賓館打牌應該不會是一個人,同時美食對一個貪吃的女孩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再加上對方聊天給她的印象較好,因此小雨在與伙伴吃完飯后便打車去了豐某鵬所在的賓館。

理發店小師傅網“釣”美眉目的不純

現年19歲的豐某鵬在莒南縣某理發店上班。豐某鵬幾年前初中畢業后胡亂打了一陣子工,后來進了縣城一家理發店做學徒工,平時幾乎所有的工余時間都花在了網上;而在很多時候,他總喜歡找女孩聊天,說白了他的真實的心思就是希望能有幸“釣”到一個美眉,然后給自己留下一番艷遇甚或經歷一段轟轟烈烈的網戀歸豈不令人羨煞!

3月28日中午,在翻看QQ好友時,他忽然發現差不多一個月前自己加的一個頭像甚是清麗的美女好友竟然被冷落,于是懷著試試看的心態開始向對方打招呼,沒成想很快得到回復,然后雙方你來我往竟然聊了幾乎一個下午!傍晚時分,豐某鵬趁熱打鐵想約對方吃飯,女孩以此前她已經與人約好了為由婉拒。到了19時許,吃完飯的豐某鵬再與女孩聊天時,豐某鵬說他已經回到了賓館在與朋友一起打牌,還給她買了不少零食讓她過來拿,然后詳細告訴了他所在的那家賓館位置,并特意通過微信轉了10元錢的打車費。在得到女孩欣然應允后,早已想入非非的豐某鵬趕緊特意去賓館開了一個有大床的房間,躺在床上心如撞鹿靜待女孩前來赴約。

網友設下圈套女孩慘遭性侵

僅僅過了不到十分鐘,賓館房間內的豐某鵬便聽到了敲門聲,他打開房門后卻閃到了門后處躲了起來。小雨進了房門四顧既不見人,也沒見有啥美食,正納悶呢,卻見豐某鵬從門后閃出,飛快地去把房門關上,然后笑嘻嘻地奔向小雨,不待她反應過來便直接從后面把小雨抱起走向床邊,放倒在床上后,竟然不顧小雨的反抗強行扒掉了女孩的上衣對其進行恣意猥褻!

小雨拼命抗爭但怎奈體嬌力弱根本不能撼動壓在身上的豐某鵬,就在豐某鵬起身脫掉上衣時,小雨趁此機會趕緊給來赴約前一起吃飯的朋友費某城發了個信息讓他快來救她!剛發完信息,豐某鵬便又撲了過來,就在去撕扯女孩下衣準備實施強奸之際,小雨的手機響了,正在拼命掙扎的小雨趁著豐某鵬一愣神的工夫搶過了手機。聞聽女孩手機響,豐某鵬意識到什么,便停止了侵害。電話是費某城打來的,小雨一邊整理衣服一邊接聽電話,之后下了床,含淚走出了賓館房間。

義憤填膺?哥們兒出頭“討說法”

剛出了賓館門口,小雨就見劉某鴻和趙某翔一前一后急匆匆朝賓館走來。這倆人也是小雨的好哥們兒,當天晚上小雨就是與費某城、劉某鴻和趙某翔以及崔某炯等一起吃飯的。費某城,男18歲,趙某翔,男,15歲,劉某鴻,男,17歲,崔某炯,男,18歲。在費某城接到“開心妹”小雨的電話后便通知了其他幾個人。劉某鴻和趙某翔前腳剛到,后面費某城、崔某炯后腳也來了,聞聽要好的小妹被人給“欺負”了,幾個人心急火燎地趕到了賓館。

聽小雨哭訴了自己剛才的遭遇,幾個人氣憤不已,喊上了小雨讓帶領坐電梯上了賓館,沖進了房間后,幾個人揪住豐某鵬就責問道:“就是你扒我妹妹衣服,還想強奸她?活膩歪了是吧?!”豐某鵬一看這陣勢嚇傻了,剛要分辨便被趙某翔上去踹了兩腳、扇了兩個耳光,之后故意指著身邊的費某城叫了聲“大哥”,問咋處理。費某城心領神會,以“帶頭大哥”的身份向前對豐某鵬說:“你說這事兒該咋辦吧?”說著與趙某翔一起威嚇并毆斗豐某鵬,先是讓豐某鵬拿3萬元了斷此事,豐某鵬可憐兮兮地說他沒有那么多錢;最后費某城講就1萬3不能再低了,少一分錢就去他家向其父母要,或到他村里拉橫幅,讓他在村里抬不起頭,或者報警,告他強奸罪讓公安關他幾年。見實在挨不過了,豐某鵬便只得答應了,先將自己手機支付寶中的5000元轉給了費某城,并答應剩下的8000元錢按照對方的要求三天內付清。當天晚上,費某城將5000元轉給了小雨2000元作為“補償”給她“壓壓驚”,另外3000元轉給了劉某鴻作為哥們幾個的“辛苦費”。第二天,幾個人一起打車去了臨沂市某酒吧,吃喝玩樂了一天將這3000元錢幾乎揮霍一空。

害怕成為“提款機”,被敲詐者忙報警

之后的連續幾天,豐某鵬等人不斷通過微信和電話向豐某鵬催要欠款。4月1日中午12時是雙方約定還款的最后期限,無奈之下,豐某鵬瞞著父母借遍親友好容易湊足8000元后趕到了約定交錢的莒南縣城某賓館。到了后,豐某鵬見房間內只有一個青年,這青年豐某鵬認識,他就是那日在事發那家連鎖賓館打自己的其中之一,也就是被其他人稱為“大哥”的那人。豐某鵬沒敢多言,把8000元錢交給了對方后就離開了。

可走在回去的路上,豐某鵬很為自己被對方敲詐的13000元錢心痛,回想事情的前前后后,他此時才忽然認識到,如果對方揪住這事不放,自己豈不成為了對方的“提款機”?感到一陣后怕的豐某鵬在經過一番痛苦的思想斗爭后,最終還是鼓足勇氣走進了莒南縣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報了警。

敲詐者、報案人皆被抓,一起案件幾多思考

接到報案后,莒南縣公安局城西派出所根據報案人豐某鵬提供的情況迅速趕到某賓館,將剛取完錢尚未離開房間的費某城抓獲歸案,并當場起獲8000元贓款。之后根據線索,正等候取錢同伙費某城“捷報”的其他幾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被抓獲歸案。

值得一提的是,費某城北抓獲后,劉某鴻等人聯系不上費,便懷疑其拿著錢跑了,于是轉而繼續向豐某鵬要錢,并且“漲價”了,讓其再拿11000元錢了事,否則要他好看!可是還沒過多長時間,劉某鴻、趙某翔、崔某炯以及小雨等人便被悉數抓獲。

經過民警對涉案人員的審訊和深入調查了解,民警掌握了這起荒唐敲詐案件的案發經過,最終,費某城、劉某鴻、趙某翔、崔某炯和小雨等人因涉嫌敲詐勒索被追究法律責任,其中,費某城、劉某鴻、崔某炯因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上述3人已于4月22日被莒南縣公安局上報至莒南縣人民檢察院進入申請批捕環節;小雨、趙某翔則被行政拘留;而讓人唏噓的是,本敲詐勒索案的受害人豐某鵬也因為涉嫌對未成年人實施強奸(未遂)犯罪行為,已被莒南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

這起敲詐案的發生,留給我們諸多的思考。當前,由于發育年齡的提前以及互聯網等使得這些剛剛成年或者尚未成年的人日趨早熟,然而心理素質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強化,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生理特點,加之不良社會現象的負面影響,導致犯罪低齡化趨勢十分明顯。本案中的六名涉案人員中,按年齡上講有兩人是15周歲,一人17周歲,其他三人兩人18周歲,一人19周歲。而按學歷除了費某城還上過技校外,其他都是初中文化程度,有的甚至初中還沒有上完,就像小雨僅僅上到初三便輟學。父母的溺愛和管束乏力使得這些人在如此幼小的年紀便過早流入社會,就在同齡人在為美好人生而在高校深造或在社會上打拼的時候,他(她)卻面對紛繁的社會迷失了方向,整天熱衷于結交社會上的“哥們、姐們”并與之廝混,從而養成了貪圖享受、吃喝玩樂追求低級趣味等不良習氣,這也成為滋生違法犯罪的溫床;而父母忙于工作無暇顧及子女,失去控制乃是導致這些年輕人“越軌”的主要原因之一。本起案件的發生給所有家長乃至整個社會敲響防范警鐘。

作者:莒南縣公安局?徐家偉、徐向田

掃一掃,用手機看資訊!

用微信掃描還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登錄 注冊 忘記密碼

注意:遵守《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此刷新! 查看評論
腾讯分分彩分析